zt|帝国理工的三代中国学生

 

    《环球时报》 (2005年09月26日 第二十二版)

英国教育界有一种“三足鼎立”的说法,认为文科最好的院校是牛津,理科最好的是剑桥,工科则非帝国理工莫属了。尽管帝国理工的历史比牛津剑桥要短,但从1907年建立之初起,它便因为浓厚的皇家背景和强烈的经费气势夺人,很快跻身世界顶级名校之列,至今已经诞生了18个诺贝尔奖获得者。而且,帝国理工与许多大公司渊源颇深,产业化程度很高,占有英国全国研究经费的1/7。作为英国最负盛名的工科院校,和牛津剑桥一样,帝国理工不仅入学的门槛高,学费也要比其他院校高,有人称之为英国最贵的大学。

  帝国理工的就业情况非常不错。这里的学生因为学到的知识与实际联系紧密,毕业生进入大公司,找到年薪较高的位置也显得相对轻松,很多人毕业前就被“预定”。其中,就业成绩最好的当属帝国理工的医学院,就业率多年来占据英国各院校榜首。
  1979年起,第一代中国留学生全部是公派的大一学生
  今天,在帝国理工的校园里,经常可以看到中国学生的身影,中国大陆背景的教授已经有3名。郭毅可教授在帝国读书和任教已经18年了。据他回忆,改革开放后走出国门的第一批中国留学生是在1979年7月抵达英国的,全部是国家公派的大一学生,那是这所学校历史上第一次一次性接收这么多中国学生。
  郝爽先生是第一批留学生之一,如今已经是英国一家投资银行的高级经理人。回忆当年,他说:“我是1978年参加高考的,在北京大学上了几个月课后,就被选中去英国学习。”从那时开始,郝爽先生等50名被选拔出来的大一学生开始了为期3个月的英语集训。为了达到最好的学习效果,学员们集中住在北京师范大学的一个宿舍楼里,一天24小时,每个人都只准讲英文。郝爽先生描述说:“那时,我们每人胸前都贴着一个纸条:‘I CAN ONLY SPEAK ENGLISH!’”3个月后,50名学员中的38人穿着统一定做的3个兜的灰色西装,飞往英国。
  当时英国不承认中国的高考成绩,因此他们被分到3个英国院校,与英国学生一起读大学预科。令英国老师们大吃一惊的是,这群来自陌生国度、衣着古怪、口音很重的年轻人,毕业时竟然有一半达到了3门全部优秀的成绩。而英国本地的学生,只要有两科得到“良好”就可以被相当不错的大学录取了。“那是背水一战啊,”郝爽先生说,“我就是从那时开始戴上眼镜的,真是彻夜苦读,我们是当时那个预科学校最出色的一届毕业生。”
  这些第一代留学生和驻外使馆的关系非常密切。“当时我们的食宿由使馆报销,每人的零花钱是一个月3英镑8便士,”郝爽先生说,“因为没有理财的概念,我常常超支,使馆就派一个老同志帮我管账。对我们来讲,那时的使馆同志就像我们的家长。”因为成绩优异,每位同学几乎都按照自己的专业申请到了满意的学校,其中11个同学在1980年进入了帝国理工本科学习,这批学生中的很多人都选择了继续深造。
  1985年起,选拔对象从本科生变成了博士生
  从1985年起,我国公派留学生的政策发生一些变动:选拔学生的主要对象从本科生变成了博士生。杀进帝国理工的中国留学生,在中国接受了完整的大学或研究生教育,甚至在专业领域已经有所建树。今天帝国理工的郭毅可教授就是其中一员。
  “获得国家的中欧联合培养博士的奖学金后,我跑到电报大楼,给帝国理工计算机系的一位教授打了个电报,请求被录取为博士。这个电报花了我300多元,在当时可是一个大数目。帝国理工这位教授接到电报后十分好奇,立即就答应录取我。”在此之前,英国还没有人知道,中国人研究计算机到了什么程度。这位教授更不知道的是,这位从未谋面的中国学生后来成了他的同事,十来年后,又成了他的老板。
  博士生们的生活是包干制的,一个月只有220英镑。以伦敦的物价,大家只能几个人分一间宿舍,必须自己动手做饭。为了丰富餐桌,他们的生活逸事不少:博士生们在后院养了一群鸡等鸡蛋吃,但因为有公鸡打鸣,博士们被邻居告了。原来,这在英国是不合法的。警察要求博士们杀鸡,但他们不会,只好请求警察的帮助。还有一次,他们跑很远买了一个大猪头,直接放在火车的行李架上带回来,结果吓跑了一车厢的英国人……说实话,当年的国家公派奖学金与伦敦学生的平均生活费存在相当差距。不过,在谈到这段历史时,郭教授并没有关于困苦的回忆,他总是说,“我们很愉快,我们在做事业,没有人担心钱的问题”。
  中国公派留学生个个努力学习,很少有人打工赚钱。帝国理工的博士生通常要读3到5年,而且淘汰率很高,而中国公派的这些留学生不仅每个人都得到了博士学位,而且绝大多数只用了3年时间。大家都认为,中国学生非常出色。郭教授并不觉得这是因为中国人比外国人聪明,他说:“我们有明确的理想,我们是来求真才实学,是为了祖国而读书的。目标明确,专心致志,这非常重要。”
  1992年起,迎来越来越多的中国自费生
  1992年以后,帝国理工迎来了越来越多的中国自费生。与公派生相比,自费生的来源相对复杂,但能够被帝国理工录取也很不容易。不少人表现出色,但在学习期间被淘汰下来的情况也时有发生。笔者认识的几个正在帝国理工学习的学生都非常低调,也许因为学习费用高,他们的压力都很大,经常会说,“虽然是个好学校,但学校说明不了什么,能毕业,能找到好工作才能算数”。对此,郭教授的看法是,“现在的中国学生的整体优势并不明显,有些同学甚至从入校开始就到处打听毕业时怎样找工作,状态比较浮躁”。郭教授认为,进入优秀的学校,学生和他的家庭都付出了很大代价,学习的目的应该是为了成为世界一流的人才,而不仅仅是混个饭碗。成为优秀的人才,则需要很审慎地思考和脚踏实地地不懈努力。
  针对不少人坚持本科就出国的现象,郭教授说,“大学毕业后出国深造要比出国念本科合适,这时会对自己的学习更有想法,而不是随波逐流。……如果一定要出国读本科,那么读什么专业要多想一想。我建议,读物理、数学等基础学科,多学人家的强项,学些真本事做基础,像管理、人力资源这类专业要在本科之后,最好是有工作经验后再读比较好。……方向明确、踏实认真地向自己的目标不懈努力很重要。有了真才实学,挣钱不是问题。”郭教授建议,今后打算读帝国理工这类名校的学生要把眼光放远,要下决心获得真正的知识,这才是历届中国留学生成功的真谛。▲

发表评论